云顶娱乐app-云顶手机游戏官网-点击进入

热门关键词: 云顶娱乐app,云顶手机游戏官网

第一部在电影院没看完就走掉的电影,想聊一聊

在大学的时候看了剩者为王的小说,当时觉得还好,正好最近相亲失败看个毒舌吐槽逼婚的电影娱乐下,结果这特么什么鬼东西啊!
1、女主从开始就少女心爆表,内心独白说对的人会坐着飞船出现在你面前,卧槽大姐你都35岁了好嘛?而且之前还是有男友的好嘛?看开头第一反应女主是脑残啊我去(哦对了,女主她妈进医院之后直接头撞停车牌,确实脑残了)。。。。
2、35岁了被逼婚相亲了这么久然后见到小助理没两次就喜欢上了?女主你这是颜控么?你不是说要爱情么?还是说脸帅就是爱情?马赛同志什么都没干呢,你就喜欢上人家了,这简直了。。。
3、算了不写了,恶心的不行了。。。。。

映前没什么动静,映后也没什么反响,豆瓣评分落到5.3,将近一半的观众给出一星两星的评价。以这样的标准来看,甄子丹新片《大师兄》应该可以归入小烂片行列了。

   原谅我的废话,有点长,很乱,原谅!
        先从选片开始说起……
        老婆有孕在身,听说此片是喜剧片,但我本人并不了解剧情,更没看过原著小说,不过导演是向来比较靠谱的尔冬升,演员是向来比较放心的梁朝伟和刘青云,所以还是及时赶了个首映去看。
        然后说说电影院里的场景,去的是博纳影院,看了才知道是博纳投资的,呵呵~~~选票时座位都差不多选完了(人还真不少),勉强选了个四排十号座(太近了,看着累人,里面有点热,老婆看得也不怎么舒服,唉~~检讨!)。最大感触是里面有不少携家带口的一家人,小孩儿很多,我估计都是强行被家长带来的,要么就是没买到《喜洋洋》或《大闹天宫》票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买票时,前面排了不少一家三口,我发现选喜洋洋的,都是小孩子做主决定的;选大闹天宫一般是高年级小孩或大人给选的;大魔术师则主要是大人做主选的,要么就是当时来的时候那两个动画都满了,只好选了此片。我旁边那队就有一家子,小孩嚷嚷着看喜洋洋,两个大人实在有点不愿意看,就诱导小孩说《大魔术师》也好看,以后给你买碟看喜洋洋好不好,小孩还是不肯,于是爸爸毅然决然地买了三张《大魔术师》,呵呵,看来这大人也够拧的,不管小孩死活呀!!
        书归正传。说到本片,个人还是推荐去电影院看的,由于本人一贯不剧透的原则,所以不想过多涉及本片剧情内容,只能说老少咸宜,非常地贺岁片感觉,我自己整体感觉热闹有余,惊喜不足,但回味不少,总体对得起票价。
        原本是不想写这篇东东的,感觉也没什么可写的,在刚上映的节骨眼上发帖还会被轻易贴上打广告的五毛标签。但是今天看了1月11日《锵锵三人行》里窦文涛许子东马家辉他们说的一句话,我还是决定写一写。原谅我话题又扯远了,但我觉得如梗在喉,不吐不快。里面谈到了沈阳的被评为世界上最丑建筑物排名第九的方圆大厦,谈到了春运买票,谈到了为什么我们的很多事情都如此浮躁与急功近利,进而引出了我们中国时代的某些关键词,正好马家辉说自己的一本书名叫《回不去了》,然后大家都很认可地又谈到了另一个词叫“来不及”,“回不去”,“来不及”,这两个词点出了中国一些事情的特点,就是很多以前美好或者是坚持的东西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而很多人忙忙碌碌,奔命于金钱与权力又都给人感觉凡事都怕被别人抢先一步,都怕“来不及”……看到这里,我突然不知所谓地联想到了我今天文章的重点话题,就是《大魔术师》里的同样类似台词,对,没错,就是:“亚美爹”
        请原谅我废话一大堆的文章思路,呵呵~~看到这里的人也请忍耐继续,毕竟我写的不是影评,而是一种自诩为影迷的情怀:
作为80后,我小时候是港片在大陆最为风靡和强势的时代。那时候,徐克已经不怎么玩神鬼奇怪的魔幻而真正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武侠霸业,《黄飞鸿》、《龙门客栈》、《刀》无一不在我们年轻的心灵里留下了最强烈的侠义情仇;那时候,吴宇森的暴力美学已经走到了好莱坞,但是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经典的小马哥,永远让我们热血沸腾的喋血英雄;那时候,周星驰是凌凌漆,是包龙星,是至尊宝,是周星星,是真正可以让我们笑中带泪的尹天仇,而不是如今众叛亲离、穷兵黩武的星爷;那时候,杜琪峰还在新艺城拍《审死官》和《东方三侠》;那时候,陈可辛拍的《甜蜜蜜》和《金枝玉叶》我还看不懂甚至根本无视,尽管随着年纪的一点一点张大,发现原来那是如此有情怀的电影;那时候,尔冬升的《**男女》我还看不到,《新不了情》和《忘不了》还不是我的菜,尽管在上大学后才发现原来那是如此真诚感人的文艺片;那时候,梁朝伟已经在王家卫的栽培下成功跻身影帝行列,影坛平步青云,而刘青云还在《呆佬拜寿》中演富二代,在《暗花》中演杀手,在《**男女》中客串跳海的尔冬升戏虐自己的失落与失意呢…………
        诸多的回忆,一涌而显,特别是刘青云与梁朝伟的再次合作,似乎上一次还是十多年前的《暗花》,那次的合作除了惊艳与经典,没有别的形容,两个人如同两只迷宫中的小白鼠,肆意横行却又没有出路,那种深深的宿命感慎人心脾。可以说,自从香港回归以后,严格说应该是香港金融风暴之后,大陆的资本势力逐渐打破,甚至彻底击碎了香港人的自尊心(尽管他们自己不承认,但大家去看看最近的新闻,香港的“D&G”事件是最好的证明),更多的港片电影人开始学习大陆的电影模式,开始迎合大陆的文化品位,开始抱着暴发户们大腿拍起了诸多所谓的合拍片,似乎再不这样就来不及了,来不及什么??是提振所谓的香港电影产业吗??我自己不清楚,我感觉一切还是“钱”与“利”这两个字,追名逐利,无可厚非。但我们却仍然看到,香港电影没落了,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份感动与真诚了,再也回不去那种纯真的精炼的专业的有商业有文艺更有情怀的港片时代了。十多年来,我们看到几乎找不到一部真正说得上经典的合拍片,包括本片《大魔术师》,不是演员水土不服,就是文化差异导致的台词剧情莫名其妙,还有就是配音问题,电影审核问题,电影后期的宣传等等诸多,让人感觉不适的情况出现。
        对于电影的资本与创作的关系,姜文在《让子弹飞》中霸气外露地豪言“站着把钱赚了”,事实上他钱赚了,至于作品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向资本势力跪下甚至弯下膝盖,吾等无从知晓,但我们敬佩他大胆地说出这句话。回到本片,我不得不说里面的一个桥段,尔冬升调侃我们电影的桥段。这里面,插一句,虽然本片是喜剧片,里面很多所谓的搞笑台词和桥段,说实话我没怎么乐出来,不是我装逼,而是我并不觉得有多么的可笑,当然尔冬升导演与刘镇伟的区别就在于,喜剧娱乐和无厘头恶搞相比还是显得稍微有那么一点档次,不那么太招人烦,不那么太雷人罢了。但是,必须说,我在看到里面闫妮试验的三太太拍日本人的电影时,泡在澡盆中大喊“亚美爹,亚美爹,亚美爹”时,我终究还是被逗乐了,而且乐得很开心。
        熟悉苍老师、小泽老师作品的文艺青年们,一定知道“亚美爹”的深刻内涵和动物本能的寓意,相信大家在观看两位老师作品时,每听到这句台词,难免都是进入到作品的高潮阶段,这时会给人一种产生难以拒绝的“快意”感觉,呵呵,呵呵~~总之,我个人认为这是一种近乎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般的近乎变态的自虐心理暗示。基本上就是,对于强大的势力吾等弱势群体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但为了表达自己不从的态度,还是要大声喊出“不要,不要”,然后再从。呵呵~~基本上就是这意思,而这对于施虐者无疑更加重了虐人的快感,进而继续施虐。

翻看网友的短评,“老套”、“刻意”、“说教”、“过时”等字眼频现,在短则几个字长则几十字的观后感中,可以很直观地感受到不少观众对影片的不满。

        在分析完这层意思后,联系之前的一大堆废话,我基本上可以总结我的观后感了,那就是《大魔术师》就是尔冬升对于博纳为代表的大陆资本市场大声喊出的一声“亚美爹”,然后就是你爽,我爽,大家爽,全体开始高潮,并进入最终的泄洪阶段,呵呵~~~~大家无限YY去吧
        so,过去的终究再也回不去了,只留下了多愁善感的情怀而已;时下,争名逐利对于每个人来说又都是快要来不及的,不着急就会被人踩在脚下,任人宰割;面对强势,面对资本,面对一切霸权,我们除了喊一声“亚美爹”,我们又能怎样呢???与人共勉吧!!!

这都很正常。

图片 1

因为电影不像文学、不像音乐,对它的欣赏可是建立在你拿出银子买票并耗上大量时间成本的基础上的。

所以当付出与收获出现不对等,喷几句以泄一时之快,无可厚非。

图片 2

说实话,对于那些硬伤,比如出戏的国语配音、直白的说教、尴尬的校园&动作杂糅、断裂的故事线和走过场的一众配角等,我也都表示认同。

但在这清一色的吐槽之外,关于《大师兄》——这部暑期档平庸(口碑不济,票房还算OK)的商业片,就没有任何其他可评论的点了么?

我无意在单纯的影片质量维度上为这部电影说好话,因为它确实不够好(除了一贯精彩的动作设计和带有一定现实意义的教育话题)。

而是想借《大师兄》这一香港电影文本引入一个可能很多人并不熟悉的历史维度——

1960~80年代香港青春片中的“说教气“。

图片 3

“人人可教,皆可成才”,“我不是要你们什么都懂,我要你们有判断能力”…

以对白台词或者近似宣讲的方式直白地对学生进行说教是这部电影文戏部分的一大特点,当然也是槽点。

的确,都2018年了,还持这么老旧的姿态,说港片衰颓暮气沉沉,不算冤枉。

但也正是透过甄子丹饰演的陈侠在课堂内外的“谆谆教导”,让这部电影与过去几十年里香港青春类型电影中的说教传统有了一次历史呼应。

图片 4

说到香港青春片,其实一直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以至于很多人会反问,香港还有青春片?

其实作为流行类型的香港青春片早在50年代中后期就已经引起关注,比如1957年易文执导、葛兰主演的《曼波女郎》青春洋溢歌舞并举,持续至1966年时便达到了青春歌舞片热的高潮。

图片 5

“身体摇晃,心儿震荡”

代表性的有志联影业公司的《少女心》《彩色青春》《姑娘十八一朵花》,萧芳芳、陈宝珠、薛家燕等一代红星就此成名。

也就是在这时,成年人意识主导下对年轻一辈的教诲、警示与说教开始显现。

以黄尧导演的《姑娘十八一朵花》为例,影片第20分钟左右陈宝珠在草坪上唱道:

“你已经听过几课书,应要乖过旧时,注重廉耻廉洁见钱不贪生计淡薄明志。要守功德切不可太自私与自利,志可嘉你须记住勿沾飞女气”,而薛家燕则做出手势回应“OK”。

图片 6

1964年左右香港出现阿飞问题,很快在电影中体现

接下来歌词中又现“最不守礼的阿飞”以及关于阿飞们抹粉画眉,不男不女的描写,将社会议题藏于欢乐的歌舞场景,以寓教于乐的传统理念传递,算是一种委婉的说教。

60年代后期,由于香港阿飞问题的迟迟无法解决,面对社会上越来越多青年人的误入歧途,多位当时活跃的电影创作者,如楚原、龙刚、陈云等开始以更现实更直接的形式进行介入。

其中1969年集中出现的三部热门电影——《冷暖青春》《飞男飞女》《飞女正传》构成了当时青春片的另一波热潮,那就是问题青年电影(或者残酷青春电影)。至此,创作者主观的、直白的说教倾向已十分明显。

图片 7

楚原的《冷暖青春》一定程度上预示了后来的新浪潮

本文由云顶娱乐app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部在电影院没看完就走掉的电影,想聊一聊

TAG标签: 云顶娱乐app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